忍冬侍

渣中之渣,蠢中之蠢。

 

一些杂想

“江左盟中人,不问来处。”

林殊十三年前已死,而梅长苏是个活在故事里的人。故事一旦结束,他也便死了。之后剩下的,如果依然留在世上,不知道又该如何称呼?


我私心希望,这个故事属于苏哲,但不属于梅长苏,继林殊死后,苏哲淡去,天地间残存的幽魂能做回他的江左梅郎,就像苏哲诞生之前那样,护佑江左一方。


只是无法揣测故事结束后他的心境。旧事已竟,却总归还会想起,故人长辞,即使冤情得以昭雪,心愿得以满足,但空落落孤寂之怀哪里会逝去?这是我一己之见,不知心境更为广大、阅历更加丰富而心志异常坚韧之梅长苏,又会怎么想?


故人那么多,想起宫中殿上那位时,是思念多一些,还是欣慰多一些?必定会笑,不知笑完之后该做何表情。


我将他们视为活生生的血肉,难免揣测种种微妙难明的心情。


如果以后景睿和豫津知道了苏先生究竟是哪个旧人,如果蔡沈二人知道了,如果萧老先生知道人,这些曾有过一些交集的人们,种种心情,不知为何。


但如果不知道,也不过是些陈年旧事,想必在已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故事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19 3
评论(3)
热度(19)

© 忍冬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