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侍

渣中之渣,蠢中之蠢。

 

这些人啊这些人啊这些人啊从来都没有做过两难选择?幻想会有不存在的可能发生?没有勇气面对可能的结果和阻碍?真是……没有任何价值地浪费着时间?就是这样的人生经验?王小波说的还真是没有错。老人一辈子按着自己的所谓经验都没有什么大作为,又凭什么要求后辈遵循自己的所谓经验?又或者在新的时代,落后的保守派又有什么资格拖累束缚新生代?商业创新不就是最好的体现吗?!!
他们又知道什么?人生大哲理吗?可惜我早就可以编出来那些东西了哈哈

 

真是tmd受够了!!!!每个人打电话过来问都是一样的说法一样的套路一样的结论,不不不从来都没有什么结论出来,对每个人说一遍自己为什么犹豫然后权衡个利弊?权衡个屁个利弊!天知道各个选择的优缺点是不能被说没的,就看tmd自己愿意接受什么舍弃什么,问来问去明知道是一样的结果还要去浪费时间浪费口舌的人是从来没有做过两难选择吗!!!!!?没有说烦我操蛋地都要听烦了!!!!!!

 

oh fuck them all 从来没有体验过效率这么差的研讨会,tmd因为是长辈就必须一直在这儿耗着,即便找借口出去喘口气还必须有人在这压着,但是天知道老子没有什么破烂时间能拿出来给你们来浪费!!!!!

 

看到一种长腕和尚蟹……

  4

一些杂想

“江左盟中人,不问来处。”

林殊十三年前已死,而梅长苏是个活在故事里的人。故事一旦结束,他也便死了。之后剩下的,如果依然留在世上,不知道又该如何称呼?


我私心希望,这个故事属于苏哲,但不属于梅长苏,继林殊死后,苏哲淡去,天地间残存的幽魂能做回他的江左梅郎,就像苏哲诞生之前那样,护佑江左一方。


只是无法揣测故事结束后他的心境。旧事已竟,却总归还会想起,故人长辞,即使冤情得以昭雪,心愿得以满足,但空落落孤寂之怀哪里会逝去?这是我一己之见,不知心境更为广大、阅历更加丰富而心志异常坚韧之梅长苏,又会怎么想?


故人那么多,想起宫中殿上那位时,是思念多一些,还是欣慰多一些?必定会笑,不知笑...

  19 3

强加的美感

现在我给出一个词,“喜悦”。当你看到这个词时,你会想起什么吗?有一些人会联想到能带给自己喜悦的事,另一些则不会。


这只是联想而已。然而更糟糕的是,我会在看到某个词语时,无法控制地联想到我的经历,甚至将自己的感情强加到这个词语上。也就是说,在别人眼中——事实上也是这样——这个词有某个确定的、狭隘的意思,可是在我看来,它则有丰富的感情色彩和与它本身不相干的其他内涵,于是,就这样,我在一个简单的词语上强加了只有我自己可以理解的“美感”。


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被称作“情怀”。举个例子,“胡不归”,确切翻译应该是“咋还不回来”,然而联想到《诗经》,这样的词汇竟然如此令人痴醉。


只是,...

 

萨提

原创一发完,清水正剧,架空短篇,不逗不逼。


设定兰泽是有类似异能的人类,共同抵御北线以北魔兽,但兰泽作为北线猎人,是妥妥的主力军。




       白。


       一片的白色。


       河流流经无边的丛林,分支繁多,河道曲曲折折。两岸都是树,只是树叶、枝干都是触目惊心的白,唯有叶脉泛着灰。


       天空中...

 

作为一个文废图废苦蹲坑底却不能自拔…

世界再见

  1

So they clubbed him to death very quickly because of the insult,beating him as soon as he reached the first of the men,beating him as he tried to walk with his head up,beating him until the fell and chopping at him with reaping hooks and the sickles,and many men bore him to the edge of the cliff to...

  1

十八岁想骑车去西藏

 

© 忍冬侍 | Powered by LOFTER